中國紙業觀察
【全部專欄作者】    
 
廣州紙業大佬郝藝遠圈錢術
        作者:財經視點       發表時間:2014-09-15   
【文章摘要】8月28日,華南最大P2P平臺紅嶺創投億元史上最大壞賬,揭開了廣州紙業騙貸事件一角。經深入調查,還原紙業生意人從發家乃至最后不斷通過設立關聯公司套取銀行及民間借貸等各方資金的情況。

 

  8月28日,華南最大P2P平臺紅嶺創投億元史上最大壞賬,揭開了廣州紙業騙貸事件一角。此次廣州紙業震局涉及七八家銀行,共計七八億元資金,以及其他3家小貸公司,多個P2P,多家國企。

  記者通過調查發現,此次廣州紙業事件基本圍繞紙業生意人郝藝遠設立的20多家關聯公司,以及全國唯一的漿紙交易所。記者深入調查,還原紙業生意人從發家乃至最后不斷通過設立關聯公司套取銀行及民間借貸等各方資金的情況。

  億元壞賬揭開紙業騙局

  對于廣州紙業而言,這是一個多事之秋。9月3日,盡管馬年的中秋已經臨近,但廣州依舊烈日炎炎。對廣東漿紙交易所的70多個員工來說,這個夏末更是無比煩悶,他們無心過節,連續幾天的時間里因為被公司通知解除勞動合同,他們頂著烈日,通過各種辦法,維護自己的權益。

  該公司一位剛入職沒多久的員工對記者表示,他們都沒有料到,這個由廣東省政府批準成立,并由國務院部際聯席會、商務部、證監會審查通過的國內漿紙行業唯一的大宗商品交易綜合服務平臺,竟然也會出事,甚至到要遣散員工的地步。

  公開資料顯示,廣東漿紙交易所去年3月18日才正式成立。9月3日,交易所大門緊閉,在交易所的門口外,齊聚在一起的“被放假”員工告訴記者,他們8月20日收到通知稱,所有員工放假,隨后8月29日,被口頭通知要求解除勞動合同。9月1日,當員工來到辦公室時卻發現,包括電腦、紙張等辦公設備被全部帶走,公司要求遣散員工。

  據悉,在媒體跟進報道后,中秋節前,交易所妥協,在律師的協助下,已按照合同法遣散員工。“盡管失業,但獲得了應有的賠償。”一名員工在事后和記者表示。

  無奈的不只是漿紙交易所的員工。2014年的中秋假期前夕,華南最大P 2P平臺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遭遇了史上最大P2P壞賬。8月28日,這家2009年成立的老牌P2P平臺發布了一則利空消息———一共有4個項目出現壞賬,涉及金額為1億元,這4個項目的融資方均為廣州的紙業公司:廣州翠月紙業、廣州琳烽信紙業、廣州鳴瑞貿易、廣州金山聯紙業,分別通過紅嶺創投融資2000萬元、3000萬元、2500萬元、2500萬元。周世平在當天的帖子中向投資者承諾,紅嶺創投將墊付所有的本息。此舉雖然為公司贏得了勇于承擔的喝彩,但市場也對紅嶺創投的大單轉型戰略產生質疑。

  而事實上,短短兩個星期之內,上述兩件看起來不相關的事情,以及導致周世平和漿紙交易所71個員工煩惱的原因,是一致的———紙業生意人郝藝遠“失聯”了。

  郝藝遠是誰?周世平在接受采訪時告訴記者,“盡管上述四家紙業公司法人代表看上去與郝藝遠沒有關系,但實際控制人均為郝藝遠。”廣東漿紙交易所的員工則告訴記者:“交易所的董事長和總裁均為郝藝遠。”而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紙業生意人郝藝遠控制的關聯公司多達20家以上,同時控制廣東漿紙交易所90%的股權。

  紙商借貿易玩融資

  “郝藝遠是個典型的山東人,性格豪爽。”一位已從郝藝遠控制的關聯公司金山聯離職的高管向記者透露,郝藝遠能說會道,善于察言觀色,對員工和客戶都非常大方。并提到,在其提出辭職時,郝藝遠曾經以一輛寶馬或者奔馳豪車方式進行挽留。而這種大方還體現在疏通合作方的關系上。據其介紹,為了獲得銀行貸款,郝藝遠經常向合作的銀行高管贈送高檔海鮮品、藥物、紅酒,甚至古董。此種說法因當事人郝失聯而無法獲得確認。

  公開的資料顯示,出生于1975年6月的郝藝遠為山東博興人,在以往公開的報道及信息中,他是“經濟學碩士、高級經濟師、中國高級經營師,中國造紙行業協會常務理事,同時兼任中國企業家協會理事、中國環保理事會副理事長,山東省青年企業家協會副主席,山東省菏澤市政協委員,山東省菏澤市勞動模范。”

  不過,與郝藝遠熟悉的合作方告訴記者,郝藝遠只是中專畢業,一度在山東一家國有銀行做了2-3年的柜員。由于山東是造紙大省,郝藝遠發現了紙張銷售的機會,南下在一家知名造紙商廣州辦事處從事紙張銷售,并慢慢設立了自己的公司進行紙品貿易。“第一桶金是拿下了當年中國向某鄰國提供紙張的訂單。”上述金山聯前高管告訴記者,郝藝遠在過往一些場合介紹自己的發家史時曾如此表示。在挖得第一桶金后,郝藝遠前后在廣西和山東收購紙廠從事紙業生產。

  “虧空正是出現在收購紙廠之后。”上述金山聯前高管對記者表示,2010-2011年期間,郝藝遠控制的公司就已經虧空1億-2億元。

  郝藝遠生意出現虧空,與其所在的造紙行業近年來基本面發生了拐點性的變化不無關系。“這一輪紙業寒冬期已經持續了3年之久,而且見不到一絲回暖的跡象。”一位曾經在漿紙交易所工作的業務經理表示。

  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機制紙及紙板產量5953萬噸,同比增長3 .3%,生產低位運行。紙漿生產更是身處寒冬之中,上半年紙漿行業虧損6 .7億元。自2014年3月以來,廣東漿紙交易所漿紙價格指數一路下跌。廣東省作為中國造紙業第二大省份(僅次于山東),存在大量紙企。而作為紙業下游的貿易商的經營狀況則更為嚴峻。

  廣州一家紙張貿易公司的業務經理王先生表示,紙貿利潤極低,“行內幾乎全部紙貿公司的資金鏈都很緊,我們這行對融資的需求特別厲害。現在很多做得比較大的貿易企業,都是打著貿易的幌子在玩融資。”

  設空殼公司套取資金

  王先生對于行業的描述,正是郝藝遠控制的貿易公司過去幾年所做的事情。

  在業內多位債權方眼里,最近幾年郝藝遠的心思已經不在實業上,而是通過各種方式想方設法套得銀行資金。

  金山聯上述前高管向記者透露,2010~2011年在公司已經出現虧損時,郝藝遠已經對銀行信貸上癮。彼時郝藝遠主要通過倉單抵押及應收賬款占款抵押等供應鏈融資方式從銀行套取資金,但由于貿易經營和造紙實業經營利潤趨薄,甚至出現虧損,郝藝遠必須通過不斷借新還舊的方式維持公司的經營。

  “貿易融資最大的特點是期限非常短,最長只有半年。”上述金山聯前高管表示,要拆解郝藝遠對銀行的融資術,不得不提郝藝遠設立的一大批由其控股的關聯公司。

  多位靠近郝藝遠的知情人士均向記者表示,成立關聯公司,制造虛假貿易流水,通過貿易融資方式是郝藝遠套取銀行資金的主要方式。金山聯一位原財務人員向記者透露,2011年時,郝藝遠設立的關聯公司就多達七八個。據其透露,郝藝遠成立關聯公司主要是兩種方式:一是通過親友和下屬不斷注冊空殼公司,郝藝遠以股權委托的方式找人代持;二是購買已經注冊的空殼公司進行運作。而一位靠近郝藝遠的民間借貸人士告訴記者,如今郝藝遠成立的關聯公司數據不少于20個。

  為了進一步揭示郝藝遠所控制的關聯公司情況,記者通過工商資料登記及業內人士等方式,試圖還原其與部分公司的關聯關系。

  根據業內人士爆料,此次涉及紅嶺創投億元壞賬的4家企業廣州翠月紙業、廣州琳烽信紙業、廣州鳴瑞貿易、廣州金山聯從表面上看均和郝藝遠沒有太大關系,但實際上卻和郝藝遠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其中,金山聯法人代表郝愛美為郝藝遠的妻子。而翠月紙業法人代表劉東則是郝藝遠的表弟。此外,琳烽信紙業法人代表賈文國正是郝藝遠的同鄉。而2011年以前,廣州琳烽信紙業、廣州翠月紙業和廣州金山聯紙業的辦公所在地都集中在中山大道中的加悅大廈13樓。

  此外,記者查詢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廣東)發現,廣東漿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投資人是5家企業法人。分別為銀信通、金信通、粵科鉅華、廣州天健物流園有限公司和金山聯紙業。并且,該交易所董事長正是郝藝遠。而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廣東)還顯示,銀信通注冊資本3000萬元,郝全遠實繳資本2700萬元。金信通投資人為陳世杰、徐匯,金信通和徐匯又是天健物流園的投資人。值得注意的是,郝全遠除任銀信通監事外,還在金信通任董事。郝全遠與郝藝遠名字有一字之差。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郝全遠為郝藝遠弟弟。

  前述金山聯高管告訴記者,除了出于通過設立表面上毫無關聯的空殼關聯公司套取資金外,郝藝遠成立這么多家公司,大多數法人代表均非郝藝遠本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郝藝遠在收購山東紙廠的時候,曾向一家外資銀行借出500萬美金貸款時出現違約,個人征信已經出現問題,其自身很難從銀行獲得授信。

  據悉,郝藝遠通過關聯公司之間制造虛假交易情況,同時與部分第三方倉儲部門勾結,開出虛假倉單是套取貸款的主要方式。

  從銀行和民間借貸機構套錢

  紅嶺創投此次壞賬項目已可以窺探郝藝遠的融資術。

  在紅嶺創投涉事的廣州翠月紙業的融資項目中,借款方廣州翠月紙業將5000萬元的紙制品物權轉移至紅嶺創投,購買貨物商業保險,紅嶺創投與物流公司簽署倉儲協議;金信通簽署回購合同為貨物變現做保障;金信通提供擔保。而事實上,在事后,周世平在8月28日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涉事的四個項目均涉及重復抵押,虛假騙貸。在帖子中,周世平提到,“本次事件為企業與倉庫物流合伙犯罪,將貨物重復抵押給銀行進行騙貸。”

  除了這種模式外,記者獲得另一份融鑫財富今年2月份為其推出的“廣東漿紙交易所投資管理基金產品”也暴露了郝藝遠類似融資術。據悉,該產品向投資人募資3000萬元,買入“匯聯資管十號投資管理合伙企業”(下稱匯聯十號)的有限合伙份額,向廣州市翠月紙業發放借款。

  在該起融資中,融資交易由四份合同組成:匯聯十號與翠月紙業簽訂一份《借款合同》、一份《采購合同》,在借款的同時,借款人將相應貨值的雙膠紙、銅版紙出售給匯聯十號,并指定德輝物流作倉儲保管方。匯聯十號與廣東金信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信通)簽訂《回購協議》,明確由金信通為借款提供擔保,并在一定條件下負責回購紙品。最后,匯聯十號與德輝物流簽訂《貨物倉儲保管合同》。

  “看似既有物權質押又有信用擔保,實際都是虛的。”銀行業內人士評價指出,“貨物重復質押,回購義務落空,金信通重復擔保,超出實際能力。”

  不過,與郝藝遠相熟的人士告訴記者,郝藝遠從銀行套取資金與從P2P、小貸等民間借貸機構套取資金的方式和融資主體均有所不同。

  其中,在銀行端的融資,郝藝遠進行融資的主體是主要通過集團公司金信通,關聯公司配合制造虛假貿易情況,并做反擔保。而民間借貸方面的融資,則是關聯公司做融資主體,集團公司做擔保,如此次被爆出來的紅嶺創投四個項目基本屬于此種情況。“在銀行端,金信通公司較大,負債不重,容易獲得銀行授信,且查不到相關聯公司的負債情況。”上述與郝藝遠有民間借貸聯系的人士對記者透露,對于民間借貸公司而言,有大公司做擔保更容易獲得融資。

  “實際上,成立漿紙交易所的目的也在套取更多資金。”上述金山聯前高管及多位知情人士在采訪中均提到,郝藝遠設立交易所的目的正是在于通過交易所形成更龐大的融資金額。“郝藝遠成立漿紙交易所是受到廣州本土一家交易所的啟發,希望以交易所為主體,通過關聯公司,以應收賬款融資、訂單融資、存貨質押融資、固定資產類融資等方式進行融資。”上述人士表示,由于貿易融資時間較短,且手續麻煩無法實現批量融資,郝藝遠希望通過搭建漿紙交易所獲得更大規模的融資。

  廣東漿紙交易所網站展示的資料提及了相關融資業務,官網顯示,紙漿從海外到國內終端客戶之間提供了一整套流通環節融資服務,如漿紙環節的應收賬款融資、訂單融資、存貨質押融資(倉單融資)、固定資產類融資(組合貸),以及紙品環節的開立國際/國內信用證、開立銀行承兌匯票、未來貨權質押融資、存貨質押融資(倉單融資)、固定資產類融資(組合貸)。

  業內人士認為,這意味著,在整個倉單融資的過程中,交易所起到了增信的功能。上述前員工說,交易所自有或合作的倉儲方的監管再加上金信通的回購保障,金融機構僅憑交易所的倉單就可以發放貸款。

  “漿紙交易所去年才成立,郝藝遠原先設想漿紙交易所的融資功能尚未達成計劃。”上述人士稱,目前漿紙交易所尚未為會員提供上述業務。

  多類債權人被拖下水

  記者從業內多方打聽獲悉,通過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融資術,郝藝遠事發前一共從7-8家銀行獲得7.8億元資金,與此同時,在P2P、小貸、私募基金、民間借貸等也獲得一定數額的融資。此外,除了銀行和民間金融機構,郝藝遠當前關聯公司的債主還包括廣東本土多家國企、上下游企業。知情人士透露,上游主要是賒貨賬款,而下游則主要為預付賬款。而本土被卷入的主要國企包括粵財信托為其做的2800萬元的信托計劃,粵科2000萬元的委托貸款,以及廣百旗下子公司涉及的供應鏈融資。

  “一開始只做銀行貸款,但這兩年銀行對于紙業納入預警行業,多家銀行收貸令郝藝遠走上了向P2P和民間高利貸借款,欠款越滾越多。”一家曾經給郝藝遠關聯公司出借資金的民間借貸金融機構負責人對記者表示,此前郝藝遠的融資主要集中在銀行,高峰時銀行融資額度約15億元。但從過去兩年,銀行認為紙業風險加大,郝藝遠從銀行的融資或受到抽貸,或者貸款到期后無法續上。而其中,存在銀行貸款到期后,銀行承諾先還款再貸款的情況,為此郝藝遠一度希望通過民間資金到期過橋,但是最終銀行貸款一直沒有放下來。“多家銀行大概抽貸了4億- 5億元。”而紙業利潤太薄,根本支撐不起這么高額的利息,導致其資金鏈越來越吃緊。

  另一位民間借貸人士對記者表示,郝藝遠的高利貸融資成本月息4分以上,而熟知高利貸的人均知道,月息超過3 .5分,本金償還的可能性非常小,基本上借款還利息,以及拆東墻補西墻,就看誰接到了最后一棒。

  郝藝遠精心構建的融資鏈條終究還是有無法持續下去的一天。而外界發現不對勁則是從郝藝遠的失聯開始。據悉,郝藝遠是8月15日下午開始失聯的。“一開始是電話打通,但沒有接,后來連電話都打不通了。”廣州一位民間借貸資深人士告訴記者,郝藝遠失聯很快令相關方開始緊張,并引發了一場位于廣州市黃埔區豐樂北路的“德輝物流”倉庫的搶紙大戰。

  了解當天搶紙情況的廣州民間借貸人士對記者表示,最先獲悉郝藝遠失聯的是廣州一家P2P平臺,該平臺前往郝藝遠所控制的翠月紙業、琳烽信紙業質押紙品存放所在地的德輝物流強行拉紙,而隨后深圳的小牛資本趕至現場,雙方一度僵持不下。8月16日凌晨又有其他債權機構現身。“有個機構找了幾十個人圍住倉庫,不讓別人進。”熟知當晚搶紙情況的人士告訴記者,被拉走的貨物為1萬多噸紙品,價值大約為2000萬元。

  事實上,資金鏈斷裂并非毫無征兆。郝藝遠的相關債權方告訴記者,8月13日,就曾有債權方上門要求還款,而當天金山聯曾開出10份價值約3000萬元的假提貨單。“內部管理失控早就現出端倪。”靠近郝藝遠的人士告訴記者,今年7月份,郝藝遠的關聯公司出現一波核心高管離職潮。

  爭奪交易所股權

  “郝藝遠的融資手法并不新鮮,是貿易商常用的融資方式,包括很多鋼貿商都這么做,是典型的騙貸做法。”一位銀行人士告訴記者,今年老板跑路頻發,從金額看,7.8億元的銀行融資貸款并不算高,引發社會如此大關注的原因是,涉及面不再局限在銀行及傳統金融、類金融機構內部,而是影響到P2P平臺上的投資大眾,涉及面較廣。

  抵押物都是假的,或者重復抵押。周世平在帖子中形容,這是重大利空,需要慢慢消化。而記者從業內獲悉,債權人目前均各自在做摸底,希望能夠尋找到郝藝遠的更多核心資產。至于抵押物,目前已經所剩無幾了。周世平接受者采訪時表示,銀行對動產處置有“優先權”,紅嶺創投做好了要賠付億元資金的最差準備,但他同時透露,由于涉及重復抵押騙貸,紅嶺創投已經報案,而目前擔保人律師代表已經和紅嶺創投有所接觸,紅嶺創投已在擔保人處取得主動,目前正對擔保人的某項目股權進行評估,擬以債轉股形式處理1億元的債權。

  據悉,周世平談及的某項目股權正是廣東漿紙交易所的股權。記者查閱工商資料,發現漿紙交易所的法定代表人為陳世杰,但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郝藝遠關聯公司金信通及銀信通等多家公司合計持股90%.目前由于債權人通過抵押物方式進行追償的可能性非常小,漿紙交易所成為各方希望能夠債轉股的處置對象。漿紙交易所此前的運營情況及牌照價值均成為目前影響漿紙交易所估值重要因素。

  9月3日,記者前往交易所現場看到大門緊閉,員工告訴記者公司已經停業。但就在此前的8月22日,面對外界質疑,漿紙交易所當天連發四則聲明稱:“一直在依法、正常、有序運營。”該聲明還表示:“廣東漿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與廣州市金山聯紙業有限公司沒有股權關系。”

  上周五,漿紙交易所負責人吳惠靈對記者表示,郝藝遠曾為漿紙交易所的總裁,不過對于郝藝遠是否持有90 %的股權,其沒有正面回復。吳惠靈表示,目前交易所系統平臺營業正常,并非如有些媒體報道的停止營業,作為一家國家批準的交易所,公司若停業必須對外發布公告。近期公司業務確實因為股東經營情況和各類報道而受到影響,但另一方面交易所引來眾多投資機構的高度關注。

  據悉,此前有媒體報道民生電商有意入股漿紙交易所,不過,對于記者詢問意向投資者是否為民生電商時,吳惠靈則表示不方便透露。其表示,近期已有多家機構完成投資盡調,對交易所的估值從14億到30億不等,明確的投資意向是10%股權1 .4億元。政府各部門明確要加大招商,加快產業升級,保障交易所健康發展。

  按照吳惠靈的表述,漿紙交易所估值大概14億元。那么業界又如何看漿紙交易所的運營情況呢?與郝藝遠相熟的紙業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漿紙交易所目前最大的問題在于商業模式尚未清晰,其中最為關鍵的是漿紙交易所無法形成風向標意義的定價權。其指出,紙業分為漿和紙,漿70%進口來自加拿大、智利、挪威等地,國內沒有定價權;而紙品方面,目前國內紙品的定價與其他大宗商品的定價非常不同,由廠家、品牌和型號共同決定,這就決定了紙品的定價難以實現標準化。漿紙交易所前員工對記者透露,事實上,成立一年多來,漿紙交易所在業內影響非常小,本地大型紙業生廠商基本不在交易所進行交易,漿紙交易所幾乎是郝藝遠關聯企業在交易。而對于郝藝遠關聯公司目前在紙業的經營情況,上述知情人士直言:“難以判斷,很多貿易都是為了套取資金做出的虛假貿易。”

  如今郝藝遠失聯,這場由其引發的廣州紙業騙貸事件余波未了,各方仍在積極奔走。有的在苦苦尋找郝藝遠及其失蹤了的資金,有的則希望能通過以債轉股方式,獲得寶貴的交易所牌照資源。

  郝藝遠能說會道,善于察言觀色,對員工和客戶都非常大方。并提到,在其提出辭職時,郝藝遠曾經以一輛寶馬或者奔馳豪車方式進行挽留。

  一位已從郝藝遠控制的關聯公司金山聯離職的高管向記者透露。

  紙貿利潤極低,“行內幾乎全部紙貿公司的資金鏈都很緊,我們這行對融資的需求特別厲害。現在很多做得比較大的貿易企業,都是打著貿易的幌子在玩融資。”

  廣州一家紙張貿易公司的業務經理王先生表示。

  “一開始只做銀行貸款,但這兩年銀行對于紙業納入預警行業,多家銀行收貸令郝藝遠走上了向P 2 P和民間高利貸借款,欠款越滾越多。”

    本文為《中國紙網·中國紙業觀察》專欄文章,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全部或部分轉用,其他媒體不得改寫。經同意引用時,應保證引用內容與原文章內容語意一致。
  作者介紹
《財經視點》是中國紙網的一檔財經類行業解讀欄目,邀請知名財經專家、行業分析師、市場研究人員,從財經的視角,對造紙行業進行深度剖析,發現行業發展中存在的問題,探索行業發展之道。
 ♦ 造紙業資金危局
 ♦ 賣子求生另謀出路 造紙行業有多冷?
 ♦ 中順潔柔:鄧氏家族斂財8億暴富路
 ♦ 群星紙業掌門人朱玉國的孤注一擲
 ♦ 千帆印刷隕落的背后
 ♦ 寶潔:致命的自負
 ♦ 王祥落馬 泡沫時代終結?
 ♦ 生活用紙是否會重蹈銅版紙的覆轍?
 ♦ 造紙產業變局下如何實現轉型升級?
 ♦ 零增長遭遇產能過剩下的產業變局
Copyright @ 2000-2009.Paper.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紙網加入收藏夾
qq炫舞紫钻礼包